何处不相逢

愿我如星君如月

法外之地 剧情+细节

※鬼天only,带大江警部补玩儿

※看来写不了,丢个大概上来

※发点东西我会开心一点

※我流大纲


  黑暗的审讯室里,响起皮鞋跟部撞击地面的声音。

  沉默过后,有个冷冰冰的女声说道:“我果然不该派你去那边。”

  

  这篇主题就是:法律所无法制裁的人心

  角色分别是大江丽奈和空良和少爷……

  但是具体的事件到底是什么呢

  设定是,高中毕业之后,两个人各奔东西,空良偶然结识了大江,被她提拔进了某警察组织。参加文中这个任务大概是在25,6岁,是为了获取某大型故意伤害事件的情报以阻止它。去见少爷之后,……不,不是刻意见,是假装偶遇。在某个地下场馆,比如说空良就假装不知道那是天生目组的地下拳场,过去打架,然后就被少爷看到了拉入伙。理由是,在警察那里被打压做不下去了,只好辞职,一时间没有收入来源,就被人推荐来这里,没想到是你的地盘什么的。……讲真,虽然是撒谎,但还是挺不开心的。旧情人变成顶头上司哈哈哈哈哈

  理由半真半假,少爷就算查也只会得到他确实被打压的消息。(大江和空良说任务的时候,其实是说唉就干出点成绩来,给那帮老东西看看,总会有出头之日的。再不成,还有我罩着你嘛。)

  然后少爷就“哦~?”。他说,既然如此,不如回到我身边算了?虽然拥有一般社会所不容的才能的你现在无处可去,不过我这法外之地可是很需要你的。

  空良就答应了。 

  然后插一段梦境。是他执行公务却被唾弃的时候的梦的异化。

  醒来他已经在天生目安排好的单人宿舍里了,他就跑出去找公共电话亭。打给的是大江,用的是和小姨妈她们打电话的语气。但是其实用的是公共电话亭这一点已经很引人起疑了(他预备的借口是手机不见了)。打完之后回去,一进房间,少爷就给他打电话,问,你有空吗,来一下。他过去之后,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少爷忽然问,对了,你刚刚的电话是打给谁?空良早就知道他会问,就说,是给家人。少爷就若有似无笑了一下。他说,你还是没变,是个软心肠的家伙。空良以为他说的是给家人打电话的事,其实少爷说的是他给大江卧底的事。然后少爷就说,好了,聊天到此为止,空良,陪我走一趟吧。

  接下来大概是惯例的审问——是故意透露情报给空良的,一方面给他情报,让他明白自己的价值继续留下,一方面让他也参与这种黑色世界,让他没有办法从这里脱身。从最开始他就知道空良的意图是什么,而他的意图也很简单,最初开始就是让空良留下来,变成他的人(?各种意义上)。

  我在想这个大型伤害事件不是天生目组要做的,但是做的话天生目组会得到利益。(诸如搞掉某个组织,黑吃黑那种)所以审问其实就是审问对家的人。少爷审了一段,就说,空良,看来这人还要敲打敲打,就拜托你了。

  然后写一段空良的心理斗争,然后就写,他捏紧了拳头,暗示一下就行。 

 

  打完之后(……)情报问到了,空良其实是很反胃的,但是他接下来要找机会把情报尽早送出去,然而少爷硬拉着他约会(……)。应该是那种,知道他要去送情报但我就是不让你去,就是要看你着急又不能明讲的那种心理。拉扯了很久,少爷终于放过他了。空良回来之后,少爷开始尝试攻略他了(……)。空良这个时候大概是确实有点旧情,少爷突然不和他谈公事而讲过去讲真心话的时候,他也不是作为卧底而是鬼岛空良了,所以很难招架吧。少爷就开始讲……讲什么呢?

  大概是两个人坐在公园长椅上,靠得就非常近。少爷突然开始打感情牌,就“呀,空良,试试看这个味道如何?”空良大概要吓一跳吧,“你怎么还记得这个?”“怎么可能忘,快点试试看。wwww”

  然后空良试了一下,就说,诶,这个不错啊。

  当然是骗少爷的哈哈哈,少爷就,诶,怎么可能?空良就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是真的。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然后少爷半信半疑接过去就喷了

  咳

  他怒瞪回去,就看到空良在笑。

  少爷大概是愣了一下,才说,你这个人……  

  然后把饮料塞回去,不行,作为惩罚,你给我把这个喝完。

  空良:……

  空良:喂,这个就饶了我吧。

  最后被逼着喝了一小半ww

  两个人闹着闹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少爷人都靠在他身上了好不啦

  空良就,稍微有点不知所措,就假装很自然让他靠着。两个人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太好的场景,空良往那边看了几眼,然后少爷强行把他的脸掰回来,就亲了(……)。

  (从空良对叶月初见的态度我是感觉他不太管其他人的事,也没有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执念。这里看了两眼,纯粹因为警察当久了。)

  完了之后空良就:……你……

  少爷:该说是你变了还是没变呢……这种事,是你拦了就不会再发生的吗?

  空良:……

  少爷:人的恶意可是根植于心的。恶意因欲望而生,而欲望是每个人生来就要有的劣根性。就算破坏了心智,这份劣根性也不会消失。是你的话,应该很明白这些吧?

  空良:……是啊。

  少爷:既然早知如此,当时何必接受大江小姐的邀请,去伪善的那一边?

  空良:算是报恩吧。我受了她很多关照。

  少爷:但是,你不快乐吧?报恩也得有个限度。明明有着超人一等的才能,却因为他人的私欲而一再被埋没;明明一心为了帮助他人,却因为盲目的愤怒和悲伤一再被伤害。啊——真是何苦啊,换了我,三天都坚持不了。

  空良:……你知道的还真多啊。

  少爷:因为是你的事情啊。  


  后来空良见了一次大江,然后之后又和少爷聊了一次(聊完应该是确定自己对少爷动心了,真的被他描述的理想说动了),才最后决定不再为警察效力。不过也并不是……

  哎呀好烦啊,我觉得空良不是大江那种好人,他对陌生人应该是懒得理睬的,只对亲近的人才亲近,才主动帮忙。但是这一篇要求他有很警察似的自尊心和正义感,好难搞啊。


  最后想写一个黑帮和警察交火的大场面。少爷站在高处,空良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俯视着下面的所有人。大江亲眼看到这个场面,大概是,非常之愤怒,“鬼岛空良,你的骄傲、你的自尊,你全部都忘光了吗?!”空良很平静地说,没有。很抱歉,但我已经选好自己要走的路了。

  少爷笑得非常开心。

  他说:“哎呀,大江警部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自己决定就好。你又何苦强求呢?”

  大江:“你这盘踞在深渊里的恶魔,我在问鬼岛空良,你别给我说三道四!”

  少爷:“深渊又如何?没有我们这些黑暗里徘徊的蝼蚁,又怎么体现出你们的光伟正啊?哦哦,我忘了。虽说是正义,其实你不也与我们一样吗?都是依附着他人的不幸而生的蛆虫而已啊。”

  大江:“少妖言惑众!我们的心愿和目的,从最开始就和你们南辕北辙!”

  少爷:“什么,‘我们’的目的?哈哈,您别开玩笑了。”

  少爷:“我的目的,可从来就没有和他人达成一致过。对吧,空良?”

  空良:“……圣司少爷,我们该走了。”

  大江:“……不可理喻!!”

  少爷:“那就没办法了。既然我的目的发话了,那就走吧,空良。”

  然后白色风衣的少爷和黑色短款的空良就翩然离开,大江想追,但混战开始了。

  

  少爷那里,应该有个,地下刑场。里面关的估计都是些法律没制裁的人?

  “人的心是法律无法制裁的。”

  我想这就是说动空良的最后一件事。

  硬要说的话,鬼岛空良给我的感觉是,“一般人”。虽然比较冷漠但有良知,非常矛盾。

  我好羡慕你啊。

  以我的力量无法阻止的恶行,却能凭你的力量制伏。

  不是正义感,而纯粹是“失望”。

  既然这个世界不给我们公平,那就凭自己的手,去创造好了。


  我加入天生目组。我留在你的身边。

  

  

  最后这肯定是个bad end啊,就算少爷去救他,他能忍受自己吗(。)感觉是在最后一刻,他抱了一下少爷,然后转身把他往旁边栏杆上一铐(?!)就跑回去了。

  所以才有最开始那一幕。

  这篇空良心理好复杂啊…orz

  一方面他自己不喜欢以折磨人为乐(?),但是去到少爷那边成为他的手下乃至恋人必然与自己的信条相违背。所以就是,啊,天下之大竟然容不下他一个人。唯有在少爷不是少爷,而是圣司的时候,才有一点温情吧(。)

  他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看似是被少爷用手段拉拢了(真的是手段吗,亲身上阵诶),其实也是他自己做好一系列的觉悟之后才同意的。但是少爷不知道!!!直到空良回去,他错失最后一个机会之后才想明白他为什么答应自己(此处需要定情信物)(大概是少爷回去砸了一通东西,突然看到的。然后这一眼他想起空良送他这个的时候说的话,突然想通了,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哇,我日(。)

  所以这篇需要一个大的案件,还有很多很多素材,来推动空良走向少爷那边。……靠,那最后他不回少爷那里,真的是过于直白的拒绝了。他去了之后,发现这边当然也同样不是理想的,但是有少爷在,多少好过一点,但是他又觉得这样依赖少爷是不行的(……)

  法外之地原本不是这样的!!!

  那最后大江问,你到底说不说,若能以天生目组的重要情报来抵换,是有理由为你减轻刑罚的!

  空良很干脆地又拒绝了

  大江气得要命(。)说,你是在法外之地待久了,被那个小鬼给同化了吗?!

  不。并不是那样。

  从最开始,这世上唯一的一块法外之地——

  其实不就是人自己的心吗?

  他又说了一次,“我拒绝。”

  沉默很久之后,审讯室的铁门,彻底关上了。


如大江说帮他减刑,如他偏袒少爷,如少爷不顾组里的规矩来救他——

这篇空良会不会到最后,两边不讨好?

他先是背叛自己前辈帮少爷做事,但是最后又阻止了少爷那边的一场大型伤害事件,回到警察那边又拒绝说出少爷那边的情报……

大江想救他,少爷想救他,也都是因为偏袒了啦…

  

  

因为这篇,空良是个警察(……)

其实他心没变,他不像那种为了私欲就对他人伤害的人,幼年纯粹是被逼到不得不发泄(大概)

但是我想他这种人在正经职场会

  被各种打压(他不擅长人情世故,只有大江一个前辈)

  见到各种不公平(处理案件的时候)

少爷恐怕是看准这一点才诱惑(?!)他为自己做事,但想不到空良最后做到那种地步吧(……)

  

  

  

  

一个无授权的微博,侵删:

来自新浪微博亚尼大帝:

    

太荒谬了。

不能让成年人看黄色小说。

但是可以让十二岁少女怀孕。

不能让夫妻合法登陆色情网站。

但是必须生娃。最好三年抱俩。

打死妻子的杀人犯六年出狱。

强奸几个月大的婴儿坐牢五年。

铁链锁喉囚禁两名女童两年之久的"养父",意思意思判个一年半得了。反正没死人。

唉虽然死人了,可他没杀别人,二十几刀砍死的是他的亲妈。又只有十二岁。给他安排安排换个学校吧不能耽误他好好上学。

但是!

写色情小说还敢非法出版的,判个十年从重从严有理有据。

给非法出版物做封面的设计师,判个四年不为过吧。毕竟还是要杀鸡儆猴的。

谁是鸡,谁是猴。

这个社会,早已经告诉你了。

  


  ……怎么,变成那种,“就让我们成为新世界的神明”的故事了???

  少爷有这执念吗???

  “这布满沉疴的社会,就由你我来改变。”

  !????

  


说起来是矫情,可我真的好喜欢她啊。文章写得好的不是没见过,可是秋山老师这样的一生恐怕也就遇到这么一回了。好想和她挑明了说,说我退lof退了一年,但是我天天都在想你,要不是我懦弱没勇气,早就回来找你聊天了;说要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心理不正常,我怕和人说话,我早就主动找你试图和你变成好朋友了。可是这种话,怎么说呢?该要她怎么回应?说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说了我好喜欢你我好想和你做朋友,她就真的会变成我的朋友吗?难道和她交上朋友,我就能变得和她一样好了吗?

我好想知道前路到底应该怎么走,通往我的理想的路径到底是哪一条?可是又有谁曾经活过我的人生?谁又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踏下?


在最开始就得到一切固然是很无聊的,可是触不可及的羡望,又何尝不催人心肝教人断肠啊?


就还是在想 我死掉是不是更加好一点


关于NG和空良和圣司(鬼天糖向盘点+分析)

打tag其实挺不要脸的我(……)

总之先码一个留着我自己揣摩人设

是各种有意思的小细节的盘点和个人的一些分析

包括少爷线各种结局的剧透(但因为是云通关所以不完全)

可能还会有更新!



1.

空良做的咖啡很好喝(偶像大师momo亲自盖章)

2.

听说空良有危险,圣司直接打电话叫人绑架了门口的警卫给他创造机会(还装糊涂

3.

叶月对人面龟完全不害怕,甚至还敢抱+哄(

4.

空良:我和那家伙简直完全相反。他是用好青年的假面掩饰自己卑劣的一面的人,而我不擅长掩饰自己,只是个会打架的笨蛋。就连对衣服的喜好也是完全不同,他喜欢白色,而我喜欢黑色。如果要说我和他之间唯一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的心底深处,都有什么地方,已经不正常了。

↑我特别在意他说的这个「不正常」到底是什么,确实他俩对违反道德或者法律的事都不太在乎,但应该也有自己的底线。但是不讲这个,你不觉得你俩各种意义上都很互补吗,空良!!!

5.

在去神座站的路上,察觉了空良想睡觉的圣司直接在机车后座锤了他一拳(这也太老夫老妻了(锤的是背

空良的反应(迅速清醒并开始解说):和他交往已有十年,天生目很擅长察觉我的举动

?完全没有抱怨,是少爷的拳头不痛还是你爱他(???(原文“付き合い”在日文似乎是既有情侣交往又有朋友交往的意思,干脆翻译成交往了

6.

圣司:如果你们想要杀死我的朋友,那么赌上天生目之名,我也会追击你直到天涯海角。

↑!!!!少爷!!!太会讲了!!!!

空良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和心理活动,不愧是写出来的话这个故事就冲着另一边飞奔而去了(不)
对于少爷这种非常有说法的告白空良从来都是无视……他真的没有察觉吗?

7.

圣司打电话的时候喜欢离身边的人远一些

(虽然空良基本还是可以听到(少爷也知道这一点,那个拉开距离感觉上是为了防止他人听到,但既然知道空良听得到他还是躲,我感觉可能是一种寻求安全感的方式……姑且还没想到可能的解释。

8.

明明在和番会面之前已经出动组员布下天罗地网,却还是要亲自跑到空良家门口要他用机车送自己去神座站的圣司少爷实在是过于蹭得累了……

9.

空良和圣司恐怕是……不打不相识?

空良:那时我还没有被那津美阿姨收养,家里也不宽裕,除了打架之外没有发泄情绪的办法。也不挑对手,不管是块头大的人、高年级的学生,还是黑社会老大的独生子,都照打不误。就是那个时候,被天生目相中了。

↑你打人家人家反而看上你了……这种剧情

我仿佛在《纯情少女与恶魔大少爷》之类的文章里见过(。)

10.

空良:我又不是讨厌人类,只是一个人待着比较轻松。

↑这句话很——有深意,他不讨厌人类,不讨厌和别人相处,只是恐怕不擅长应对他人,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不擅长应对好意就像在首太郎事件完结之后他感觉自己把朋友们拉进了事件,开始自责,恶意这方面我姑且没想到……我觉得,比起恶意,他更不擅长应对他人的好意。因为恶意可以用拳头击碎,但是好意需要同样以温柔回应啊。

11.

薰:诶,那鬼岛君你就是头一个理解我的人耶(指IT苦手),好感动——

圣司:喂,你们两个,少说无聊的话了给我看这边(指电脑

12.

为了给空良创造机会,少爷再一次出动了暴走族来扰乱警方的视线,还跟空良装不知道……(后来也就没装了

13.

说起来之前薰要在空良身上写般若心经,空良脱衬衫的时候少爷刚好进来,说了一句“呀,过得如何啊,亲友?”然后就脸色大变“你们在干什么?!”说完立马坏笑:“我是不是打扰你们(的好事)了?”

哇——笑死了(,空良还:“等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场面过于魔幻,迷之有一种正宫驾临的感受……。

14.

服了,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彼此实在是非常真了

看到少爷的BE的时候空良的反应:

クソ、クソ、クソ、クソxn

殺すっ、ぶっ殺す!!!!!

说着立马追出去了,但是追了很久,都只有那首童谣如附骨之疽般回响,最后就连那首童谣都散去了。

然后是无尽的空虚感,他说:“我什么都做不成了。”

(原文翻译过来差不多是连续骂了十几次混账/混蛋/王八蛋然后加上“杀了你,绝对要杀了你!!!!(以很惨的手法)”,自己脑补一下就知道是真的非常愤怒,愤怒到想不出别的脏话就只能骂这几句,再结合一下空良不太动感情的性格——)

15.

首太郎事件结束,第二天少爷给空良打电话的时候,明明他爹都来查房了,他还说,“哪,空良。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把身边的人卷进事件,因此而在自责?”空良:“!!”少爷:“追随你是我自己的意志,所以我会为此负起责任,你可不要多管闲事。”

挂了电话之后,空良还下意识地轻声喊了一句“天生目”

太秀了,我服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就地结婚(……)

是说首太郎事件结束之后,两个人仿佛都开始体现出非常理解对方的那一面

16.

看到roze开锁的时候空良想起了和少爷在公园的时候 嗯,之后可能还用有点“好厉害啊”的感觉的眼神看了roze……稍微有点可爱(。)

17.

补一下,看到丸桥死掉,少爷大概真的挺难过的……那个时候翻译机(不)感觉他是在拼命压抑自己的情感 讲真的少爷看起来假面很厚但是其实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啊……很清楚到底谁是真心对他好/忠诚,从HE空良还枪时少爷说“我能托付的也只有你和丸桥了”也能看出来(。)

18.

空良到第四章开头为止,还是稍微有点怕的?进弥勒宅的时候,还吞了口口水定定神(?)直到故事结束我也不觉得他变得对怪异游刃有余了,对于幽世依然是本能地抗拒

19.

但是,除了经常吃醋(?),总体来说少爷那边还是很坦坦荡荡的,讲真他好像也没藏着掖着什么,想帮你我就直说,关于这种事他一点都没傲娇啊……空良于他而言毫无疑问是很重要的,那真的是cp的意味的重要吗……。

但是我会好意思大半夜一个电话把都要睡觉的朋友叫起来送我去车站吗(在我有别的办法自己去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固然是性格关系,这里面撒娇的意味也太大了(他甚至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在空良家楼下了诶,完全确信他会来,这是什么)……虽然也是剧情需要,但这里也太值得推敲了。

然后空良对亲近的人的容忍度应该是很高的,比如最后还是送少爷去神座站,比如说拍拍薰的膝盖安慰她,讲真的这个人还是很暖的……怎么,难道少爷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跟他撒娇(不)?

什么“你也想见见番吧,他可是知道怪异啊”,妈的这理由太没说服力了,我甚至怀疑最后空良是因为听到少爷已经在家门口了才“唉,好吧,送就送”。毕竟其实可以由少爷自己去,之后再想办法传达要点给空良,电话啊短信都行。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为了提高玩家身临其境的感受和游戏可玩度,反而给鬼天加了一把火(……)

而且他俩坐机车出去玩出去搞事什么的应该很多次了,可惜没写

不过少爷似乎也没有把他卷进黑社会的事务的意思?但是他又确实把空良招揽进了拳场。这个地方他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思?之后空良说不打拳了,他也完全没有强求……换了别家,别的经纪人(?)和拳手可不是这种温柔作风。那么也就是说,他本来就不指望空良给他带来利益,只是出于想帮助他的心思,才介绍这份工作给他。

20.

在故事发生之前,他俩感觉上只是不温不火的朋友关系,于空良而言大概他除了稍微亲近点也无甚特别。少爷那边就算有心拉近关系,不愧是也无从下手。但是NG之后,少爷那边……他到底为什么会帮空良呢,要说这两个人关系变了,那就是在首太郎事件的结尾,空良喊圣司“亲友”的那个时候,那时候才是真的认可了他。那时候圣司应该也有所察觉吧,那一刻这两个人是真的非常闪……就是感觉那一刻真是完全的彼此信任。当时就在想,我好期待之后会怎样发展啊——
说起来大江拿圣司威胁空良的时候我真的是服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您真的把空良的性格和他和圣司的关系摸得很准呢。
但是这么说,少爷的BE的时候,空良确实是反应不一样,和那些刚认识几天的人都……就算他们关系刚刚变了没多久,但少爷在他心里果然还是很有地位。
总之少爷对于空良的魅力是在NG开始之后才慢慢显露,空良是在第四章结尾那个时候觉得,啊,天生目真是靠谱,听到他的声音我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
但是要怎么样他俩才会变得更加情侣poi呢
要是空良能察觉少爷在无意识地和他撒娇,少爷想再缠着他一点的话……
其实我觉得只有对亲近的人少爷才会有这种……比如说他让丸桥帮他提东西,让空良送他……
但是问题在于空良是个拳手,我摸不透他的心情…他的弱点不是他自己,而是他亲近的人。但是他本身一定也有害怕被击破的地方,不愿意被揭露的底线……圣司也是一样的。拼命让自己看起来强大的人,正是为了隐藏那强大背后的弱点才拼命变强。强大是弱小的证明。圣司少爷是很擅长交际,也擅长抓人痛脚……?他不擅长什么呢?
那么,空良对亲近的人会有什么表示?他在意少爷的黑社会背景吗?老实说,换了我,不怕是不可能的。
啊,空良的话,他对亲近的人容忍度很高!就是少爷说无理要求也会答应的那种!他俩绝了,绝配,少爷撒娇空良容忍,毛!
要是在这之上空良还能看出“他好像很开心”“今天的目的难道就是这个?”“就为了和我xxxxx?”的话,我觉得已经成一半了,要是他再觉得“嗯,和他在一起果真还不赖嘛”,那就基本成了
我感觉是这两个人在面对彼此的时候,都更加随心所欲。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是不讲自己心底深处最恐惧的事情,就会很隔阂……
而且我觉得,他们是先接吻再告白的那种,就是说脑子里的反应慢于本能,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对对方抱持着什么样的感情的时候,心底里其实已经将对方视作不可或缺的存在了。什么“和你共同赴死正合我意”,“保护你是我的职责”,“那当然是解除你的诅咒啊”
……。
要我写的话,大概是他俩先因为什么原因越个线,然后第二天再见面的时候就面面相觑:“?!?!”
我说,这俩都不太擅长和人亲密接触吧……
然后大概就变成空良一脸冷漠实则懊恼不已,为啥昨天我要亲他,少爷强装冷漠实则慌得一批,为啥他昨天要那样干我怎么没拦他?!
好想见他。好想碰他。
↑如果变成这样,就算是成功了。只要空良不再是“无意识”包容,少爷不再是“无意识”撒娇——要是他们都意识到自己不同寻常的行为的具体对象,就·能·成·了!

21.
知道少爷不能坐船还是要问问情况的空良:
假如……假如我非要你上船,会怎么样?(假如x2(敲黑板
听说要上船反应宛如被丢进游泳池的猫猫一样的少爷:
“之前我老爸想强行带我上船,之后他住院了两个月。据说手臂上差点被我咬下块肉,还差点双眼失明……”
空良:“我知道了,停。”
所以这个借口到底是为了不上船现编的还是确有其事……?

22.
在少爷老爹的资料里:
天生目泰造:……非常疼儿子,而且觉得给儿子做派吃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
这么说少爷被软禁的时候和空良说“我老爸很疼我的”不是假话,但是黑帮大哥的打两三拳我觉得还是很痛的……
不过从少爷敢挂老爹电话看来他爹确实是个疼儿子的可爱老爸,我好想看他在空良家楼下拿着火箭炮坐在驾驶座上朝空良喊“拐了我儿子的就是你吗”的场景哦()


诶嘿,姑且打个tbc

卸一段时间的lof去学习咯
再不学我就考不上大学啦23333
缘见啦朋友们——

【翻译】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

再不发东西我就是废人了...
但是最近写不出东西,我就屯屯翻译啦。
这是九十爹之前的手书曲!
匹老板真棒

词曲:ピノキオp

唄:初音ミク


夜が明ける 朝目覚める 首痛める

天亮起来 早上醒来 有些头痛

この身体に自分がいる

自己还待在这具躯壳里

君と喋る 飯を食べる 服を着てる

和你聊天 吃下早饭 穿起衣服

そのすべてが不気味である

这一切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なんか変だ 変だ 変だ 変だ

有什么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駅の改札通り抜ける

从车站的检票口通过

こんな平和 平和 平和 平和

这样的平静 平静平静平静

当たり前でウケる

被我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猫の名前は なんとなくタマで

猫的名字 感觉就该叫球球

犬の名前は なんとなくポチだ

狗的名字 感觉就要是波奇

世界は世界は なんとなく終わりそうで

世界啊 世界啊 感觉就马上要终结了

存在を抱えたまま 夕焼けに溶けていくよ

就这样存在着 在夕阳里逐渐融化了


生きてる意味も 頑張る意味もないないない

活着的意义啦 奋斗的意义都没有没有没有

無駄かもしれない

是没用的也说不准吧

千年後何も残らないけど

就算千年之后片粒纤尘都不剩

それでも君と笑っていたい

就算这样还是想和你放声大笑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因为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啊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因为你同我都毫无意义啊


月が昇る 星が光る 虫が跳ねる それを見てる

月亮升起 繁星闪耀 小虫蹦跳 而我注视这一切

あれいつからここにいるんだっけ

咦 我什么时候待在这里的来着

いつまでここいられるんだっけ

在这里还要继续待多久呢

何物にもなれないままで

就这样什么也不能成为地

化け物から逃れてるだけ

从怪物的身边逃跑了而已

座敷牢でイメージを浮かべて

在疯子的禁闭室里天马行空着

ストップした  思考は敵だらけ

停下来了 脑子里全是反对思想


太郎の名前は 今でも太郎で

太郎的名字 现在也还是太郎

次郎の名前は 今では花子だ

次郎的名字 现在却成了花子

時間は時間は なんとなく通り過ぎて

时间也 时间也 自顾自地流逝了

ゴミ溜めで埋もれたまま

就这样边被垃圾堆掩埋着

星空を眺めてるよ

边去仰望这星空吧



愛する意味も 恋する意味もないないない

去爱的意义也好 恋慕的意义也好 都
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嘘かもしれない

都是骗人的也说不定

1+1もよくわからんけど

就算连一加一都不太明白

それでも君を守っていたい

即便如此我也想保护住你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正因为我们全都没意义啊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因为我们什么都弄不懂啊


それでもぼくらは

就算这样我们还是

トンネルで息を止める

在隧道里屏住呼吸

折り紙で鶴を折る

用折纸折出纸鹤

肉球を触る

去摸宠物的爪子

横断歩道の白い部分だけを踏む

只踩人行道的白色区域

それでもぼくらは間違ったことをする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在做着错误的事情

正しいと思い込む

还打心底觉得那是正确的

頭いいからわかっていた

我头脑发达所以明白了啊

また分かった気になっていたんだ

又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啊


生きてる意味も 頑張る意味もないないない

活着的意义也好 奋斗的意义也罢
都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ないないないないないない

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ないないないないないない

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それでもやるしかない

即便如此也非活不可啊


生きてる意味も 頑張る意味もないないない

活着的意义啦 奋斗的意义

都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無駄かもしれない

都是竹篮打水也说不准

千年後何も残らないけど

虽然千年之后一切都会不复存在

それでも君と笑っていたい

即便这样还是想和你开怀大笑啊

夢を叶えても 悟り開いても

就算实现梦想 就算抓住明悟

結局は孤独かもしれない

到头来搞不好还是孤独的

おばけになっても 虚無に還っても

即便变成怪物 即便归于虚无

それでも君と笑っていたいな

也还是想和你一起放声大笑啊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因为我们大家都搞不懂啊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因为我们大家都搞不懂啊

そう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

是的 我们大家都没有弄懂

そう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

对啊 我们大家都不解其意

そう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

是的 我们大家都没有意义

そう 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だから

对啊 因为我们都一无所知啊

-FIN-

ps.
很多意译……我在(电子)词典里查了意味不明这个词,然后它跟我说这词是意思不明的意思……等于没讲嘛!所以我把ぼくらはみんな和它连起来想,觉得应该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我们”是意思不明的,还有一个是“我们”觉得意思不明……所以,就有了这一大堆不一样的句子。这个也是我个人的习惯,其实错译的概率真的很大……(跪地
我,我总有一天不会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出来的(。)
pps.
即便如此也非活不可这一句译得还挺满意……改了能有七八次吧,现在感觉最好!

哇啊,那个,银爵x帕洛斯的话,应该打什么tag呢……我觉得爵洛比较好听,不知道有没有前辈写过这一对orz

【翻译】终点



------------------------------

BPM=132

作詞作編曲:まふまふ

------------------------------

何も知らないほうがいいなら

若是一无所知更好的话

何も教えてくれなくていい

什么也不同我讲述就行

虚言の真相 夢遊病

骗人的真相    梦游病

無邪気なあの子の長袖の裏側

天真的那孩子长袖的里侧

12階のビルから

今天也从这建筑的十二楼

今日も片足だけ差し出している

只伸出摇摇欲坠的一只脚

蒼然 悄然 どうせ

苍茫    悄然    无论如何

死ぬ勇気のひとつもないくせして

反正都丝毫没有即刻去死的勇气

人の形でいるのに 同じ人の言いなりになるなら

明明拥有人的形态    要是对同样的人变得百依百顺的话

まだ夢は見れるのに こんな夢も見れない世界なら

明明仍能踏入梦境    这却是一个不能梦见它的世界的话

夏草が枯れるまで いっそしゃがんで隠れていようかな

至夏草都干枯为止     干脆蹲下身躲起来怎么样呢

なんてことを言って笑う間に

在说着“这什么事啊”的嬉笑的瞬间里

次で終点だ

终点就要来了


何も知らないほうがいいなら

若是一无所知比较好的话

何も教えてくれなくていい

什么都别告诉我就可以了

妄想 死恐怖症 夜響症

妄想    恐死症    夜晚的耳鸣

特効薬は無気力か PTSD

特效药也不起作用吗    PTSD

いつか笑うことより

比起是从何时开始去嘲笑的

ずっと笑われることに慣れていた

其实已经习惯一直被嘲笑了

感情 愛情 哀情

感情    爱情    哀情

拾わずにいる 得て落とすよりいいや

就这么丢在地上     比让它们坠落的好啊

死ぬことへの恐怖を喰らい

吃掉了对于死亡的恐怖

腹を満たしていく神様

由此填饱了肚子的神明

瞞しと 詐欺師と

欺瞒与    欺诈师和

ボクは疾うにわかっているんだ

我都从很早之前就知晓了啊

どんな絵の具を塗り重ねるより

无论用怎样的画具去反复涂抹

ずっと暗い ただ懐かしい光彩と

始终黯淡的   只有令人怀念的光彩

果てしないほどの

和深远又无尽的

暗闇が

黑暗吗


答えだった 答えだった

这是答案     这是答案啊

何もを手放して

将一切都丢弃

微睡の奥深く

向沉眠的深处

堕ちていく

逐渐坠落吧

何も知らないほうがいいなら

若是一无所知比较好的话

何も教えてくれなくていい

你就什么都别教给我好了

虚言の真相 夢遊病

骗人的真相    梦游病

無邪気なあの子の長袖の裏側

无邪的那孩子长袖的里侧


前髪を伸ばしている

把刘海稍稍蓄长了些

だって何ひとつ見たくないから

因为已经什么都不想看了

溶けるまで色を抜く

将颜色全部都抽离出去

だってボクは染まりたくないから

因为我不想被它们染上啊


恨み合って 叩き合って

互相憎恶    互相争执

妬み合って 乏し合って

互相嫉妒    互相渴望

探し合って 慰め合って

互相寻找    互相抚慰

悔やみ合って 解り合った

互相追悔    互相和解
 

こんな詩も音も

这样的歌儿也好声响也好

肯定も否定も未練も

肯定也罢否定也罢怯懦的依恋也罢

四季折々の光彩も

还有这四季流转的光景也是

何処にも残らない

世上无论何处都无法留存下来的

暗闇が

黑暗吗


答えだった 答えだった

这就是答案    这就是答案啊

吸い尽くすような暗闇が

这仿佛吞噬一切的黑暗

ボクらの未来だった

即是你同我的未来

願っている もういいんだって

我祈愿着    我都受够了

救われやしないんだ

一切都没救了啊

微睡の奥深く

就向着沉眠的深处

堕ちていく

坠落而去吧


-FIN-

我没什么可抱怨的……

最近对我影响很大的有三句话——
第一句,也是恐怕最早那一句,是山山对我说的:求人不如求己。
第二句,来自《撒野》,蒋丞说的,或者他想的:不能你把我丢在哪儿,我就烂在哪儿。
第三句应该存在的,可是我在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它跑到思想的彼端去了……等回忆起来,再把它补好吧。